首页

赛车缩水

大小:10KB 语言:简体中文

阅读: 551 系统:Android/Ios

更新时间:2021年10月27日

特别推荐列表

赛车缩水点评介绍

1.《爱情有点蓝》剧情介绍演员表、角色人物介绍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2.宋飞约依华见面,正巧被立国遇见。立国上下打量了依华,回到家后立国表示坚决反对宋飞与依华交往,父子两因此发生口角。情急之下,宋飞终于把多年来藏在心中对立国的不满一吐为快。原来,宋飞对立国的叛逆,正是由于多年前宋飞母亲重病的时候,立国忙于生意没有好好照顾,以至于母亲去世前都没有见到立国都最后一面。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3.晓兰偷听到了郭涛和元恺合谋要破坏文扬项目的计划十分气愤,决定就算不能和立国结婚也不会在包庇郭涛,要找立国说出一切,郭涛大惊,焦急阻拦晓兰,恰巧被来寻找自己的立欣看见,立欣不敢相信也很气愤,郭涛为自保无耻的将一切过错推在晓兰身上,说晓兰想独吞环球资产,立国心脏不好,他是怕立国有事才一直隐瞒的。立欣思考!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4.宏伟得知破坏蔚蔚找工作的事冤枉了依华,想到依华为自己付出了许多,宏伟感到内疚。他到珠宝行买戒指,并到依华公司楼下来赔罪,依华余怒未消,宏伟拿出戒指向依华求婚,依华终于破涕为笑。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5.剧名:《郎本无情》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
赛车缩水版

6.导演:刘二威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7.蔚蔚来到文扬的公司,帮他整理着从面馆搬来的物品,两人一点点整理着,一件件饱含着往事和回忆的旧物让他们感慨万分,元恺回到公司,见自己打破了他们的二人世界有点尴尬,文扬拿起一旧DV机拍了起来,这个动作让元恺想到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们。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8.浙江卫视《爱情有点蓝》分集剧情介绍(1-20全集)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9.电视剧《爱情有点蓝》分集剧情介绍第80集大结局鈽嗏晲鈹佲攬鈹堚攣鈺愨槅銆鈹

点击查看全文

热门推荐

新闻时讯

热门评论

诸葛觅柔:

第六集国一陪着美云到坟地祭奠林老爷。想念起生前关照自己的外公,美云泪如雨下。回程途中,共撑一把油伞的美云和国一产生难以言表的情愫。林老太太告诫国一,绝不可因为美云的缘故而处处与祖善过意不去,一贯孝顺的国一违心应允。一直垂涎王淑如美色的镇海中学校长关介民,利用日本人通缉德轩一事,企图让王淑如就范,遭到王淑如痛斥。暗中一直保护王淑如的张教官,用开水烫伤关介民。林老太太嘱咐国一,不得对外人讲出德轩送美云回来,国一说祖善已经知道此事。,林老太太认为祖善不会出卖亲娘舅。祖善找来马浪荡,要他帮忙抓偷家里东西的“女鬼”。雨夜中,青莲又到书房偷东西被祖善和马浪荡逮个正着。祖善叫来全家人看所谓“家鬼”。青莲羞愧难当,瘫倒在德福怀里。林老太太和德贤不顾德福哀求,执意把青莲卖掉。美云要用父亲留给自己的财产为青莲担保遭拒。祖善又欲对美云施暴,被国一制止。第七集德福不敢不遵从林老太,在休妻的文书上签了字。小两口即将生离死别,依依不舍在一起饮酒吸大烟。对卖掉青莲一事德贤心有内疚,马浪荡劝她该下狠心就得下狠心。美云、国一、定玉为青莲送行;德良、德贞和德福自觉无颜相送未露面。德福思念青莲,神情恍惚整日以泪洗面,还常常放眼林老太太和德贤才是真正的家鬼。国一怒斥祖善,称小叔德福病重和婶娘青莲被卖都是因他的缘故,祖善反说吃喝嫖赌是林家人的德性。一怒之下,国一将祖善推到河里。德贞怪定玉看到国一、祖善打架不去相劝,定玉对母亲说,祖善讲父亲坏话,说父亲在上海“正搂着个臭婆娘呢,”。德良对国一罚跪,不允他处处和德贤、祖善做对。林老太太则提醒国一不要被美云勾引。第八集德贤、祖善母子又一次对美云施虐被国一碰见,国一仿佛疯了一般怒打祖善,气昏德贤。德贞、定玉为美云伤口涂药,美云称自己实在不想活了。定玉试探着问国一,倘她被别人欺负,国一能否像帮助美云一样帮助她。德福思念青莲身体日渐衰弱,人更是变得神经兮兮。林老太太哀叹,林家就要没希望了。德贤对德良、德贞放言,谁在管她家的闲事就请离开。仆人阿炳告诉急于回家的德贞,青河暂时还不能回去。国一、定玉、美云一起去古刹烧香,各自许下不同的心愿。回家的路上,三人碰到日本兵的拦截,见日本兵要抓捕的抗日分子极像德轩。马浪荡猜出祖善是想通过施旺财把美云弄出王家。定玉想单独和国一呆在一起,遂约国一去溪边玩耍,却发现美云也在溪边。定玉恶作剧,谎称德贤正在到处找美云,国一对定玉的做法十分不满。第九集仆人阿歪嫂告诉美云,以后德贤、祖善母子再打她时要大喊大叫,让家里人听见好去相救。阿炳感慨美云是“小姐的身份丫鬟的命”。国一和定玉在溪边漫步,定玉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中。国一提议去看看美云是不是又挨了德贤母子欺负,让定玉感到不快。德福思念青莲越发神经错乱,林老太太却执意不允德良找回青莲。日军驻地,祖善目睹日军以活人当目标练习刺杀。不怀好意的马浪荡让施旺财放过美云,作为交换条件,马浪荡告诉施旺财林家老宅藏有财产,日本人悬赏要抓的抗日分子是德轩。德贤向林老太太打探林老爷是否留有财产,林老太太答应待德轩回家询问一下,并安慰德贤,如果有财产大家都有份。国一和美云担心祖善出卖德轩。德轩搀扶负伤的同伴王文谨回德贤家躲藏。弥留之际,德福称自己对不起青莲。德良做主,让阿歪嫂马上去找青莲。祖善说漏嘴,马浪荡知道德轩回来,欲向日本兵告密,被德轩战友王文谨发现。第十集林家全家人商谈如何料理德福的后事。德贤、德贞两姐妹发生口角。内心有愧的祖善,在德轩面前深感不自在。王文谨告诉德轩,他看见马浪荡慌张离开王家,德轩怀疑马浪荡可能是向日本兵告密,急于带王文谨离开德贤家。德贤难以容忍家里人怀疑自己的情人马浪荡。马浪荡果然带着日本兵来抓德轩。心生恻隐的祖善,要定玉赶快告诉德轩快离开自己家,还想定玉发誓他绝不会出卖亲舅舅。日军闯进王家欲抓捕德轩扑空。德良国一父子惨遭日军毒打。德福出丧,难掩内心悲痛的林老太太找来和尚念经。为躲避战乱,德贞丈夫俊明带着舞女翠仙离开上海,辗转回青河。国一告诉德良,向日本人告密出卖德轩的是马浪荡。德良欲向祖善问个究竟。青莲赶回为德福送丧,悲愤中把德福用过的烟枪和烟灯狠狠摔在地下。

圭雪珍:

羽田重光

蒙气:

二世饰白云飞

贯情韵:

点击浏览>>>第2集剧情刘子岸跳楼自杀让案件变得扑朔迷离

酒伶俐:

第十一集赛花亲自擂鼓为四郎送行。四郎与六郎潜入辽军,击退明姬。明姬落崖。四郎顺利救回杨业。杨业对如何处置四郎犹豫不决,四郎却固执己见。赛花与众郎为四郎求情,杨业颇感棘手。此时智光赶到,对杨业晓之以理。众士兵也纷纷求情。杨业终于答应不杀四郎,但仍判下鞭邢。众郎欲替四郎分担,四郎却慨然领刑。杨业去求赛花谅解,赛花不领情。五郎带着漪云回到天波府。大郎见到漪云却不放心,漪云故作晕倒蒙混而过。五郎亲自给漪云喂药,漪云心动。语嫣在途中被偷走钱包,只得当卖物品,却坚决不愿将四郎的玉佩卖掉。结果当铺老板诬告语嫣,带官兵来抢玉佩。语嫣与官兵打斗,包袱也被抢去,幸好保住了玉佩。语嫣逃走。七郎设计让杨业与赛花和好,让四郎帮忙。四郎练枪,杨业在旁指点。四郎心中高兴却不动声色,杨业找他谈话。谈话中父子二人互吐心事,终于和解。赛花以为杨业有心和好,欣然前来。四郎忽然想起忘记告知杨业,连忙补救。可杨业不愿说谎,赛花再度负气离去。语嫣饥寒交迫,不慎落入人贩子之手。语嫣想从人贩子手中夺回玉佩,却有心无力。恰巧明德发现语嫣,将其救出。翠儿无意见到语嫣。第十二集明德吩咐翠儿煎药,翠儿意外发现语嫣。便要挟语嫣互换身份,幷不许语嫣对明德有任何企图。语嫣无奈,只得顺从。七郎设计让杨业中毒,又去向赛花求救。不料赛花不信。众郎手忙脚乱给杨业解毒,但七郎下毒过多,一时幷不见效。众郎纷纷责备七郎,四郎也怪七郎不懂事。赛花见杨业伤重,忙为杨业解毒,表面却不动声色。四郎拿出杨业为赛花所做的礼物。赛花探望杨业,二人终于和好如初。明德向语嫣示爱,语嫣婉言谢绝。翠儿在窗外听见却妒火中烧。明姬建议辽主与大宋议和。杨家将得知却颇为无奈。杨业与辽主签定和约,明姬对四郎心存希冀,四郎却对其视而不见,明姬生气。明姬一怒之下用从四郎身上盗得的地图陷害四郎。潘豹抱怨杨家大出风头,心中十分不满。潘仁美让潘豹不要操之过急。当夜,潘仁美收到地图,心生诡计。翠儿大骂语嫣毁了自己的幸福,逼走语嫣。明德被语嫣拒绝,失意买醉回家发现语嫣离去,怒打翠儿。明德找到语嫣,以情动人,终于又将语嫣救回。漪云夜探天波府被大郎发现,两人交手,漪云逃脱。大郎追至五郎房间,五郎大惊。漪云听见两人交谈,心生恨意。杨家军凯旋回京,太宗欲奖赏四郎,潘仁美突然持地图告状。杨业与四郎俱实禀告,八贤王与柴王纷纷为杨家求情。太宗让杨家父子留京候判。另一方面,太宗私命潘仁美暗查杨家。潘豹向仁美献移花接木之计,欲借刀杀人。杨家众郎回家团聚,四郎却得知语嫣已经嫁人。第十三集五郎带漪云见杨业与赛花,请求赛花收容漪云,赛花答应。三郎送手练给楚楚,楚楚心中矛盾但仍收下,三郎心中欢喜。六郎发现郡主竟是美女,惊讶万分。四郎路过皮影摊触景生情决定出去寻找语嫣。赛花得知,苦苦相劝,四郎这才打消了念头。翠儿下毒欲害语嫣,却差点误杀明德。明德痛斥翠儿,翠儿诬陷语嫣乃是天波府奸细。语嫣无奈道出真像,明德怒杀翠儿。明德喝醉想要奸污语嫣,语嫣趁机逃脱。四郎与五郎练枪,四郎大夸五郎棍发。众郎去给杨业赛花请安,只有四郎不愿前去。杨业赛花带六郎去柴王府做客。六郎见到郡主倾心不已,不免语无伦次。郡主与六郎叙旧,笑言六郎是对她最好的人。六郎又既喜又羞。三郎问楚楚为何不戴他送的手练,楚楚敷衍。三郎、五郎和七郎大谈感情,却都为四郎担忧。四郎想念语嫣以至神智恍惚,被潘豹痛打倒地。明姬出手相救打退潘豹。明姬得知四郎对语嫣一片痴情,但仍温柔相待,四郎却毫不领情。明姬告诉四郎自己知道语嫣下落。杨业监督三郎、五郎、六郎和七郎练武,七郎偷懒被罚。七郎回到房间,楚楚正帮着收拾。两人不慎相拥。楚楚满心欢喜,七郎却深感对不起三郎。楚楚处处讨好七郎,七郎感觉亏对三郎拒绝楚楚。楚楚不由伤心。第十四集明姬让四郎砸东西发泄。七郎看见三郎与楚楚一起,心中矛盾不是滋味。楚楚和三郎去庙里求签,幷善对三郎。赛花的紫玉簪无故折断,赛花预感不祥。漪云自荐接钗。吃饭时,众人夸奖漪云厨艺不凡。明姬密见漪云,漪云告诉明姬已经初步取得杨家信任。两人谈话差点被楚楚发现。明姬让漪云除掉楚楚。漪云向赛花诉说身世,博得赛花同情,收其为女。漪云渐渐融入杨家。赛花对漪云甚厚,漪云心情矛盾。明姬责怪漪云心慈手软,让漪云毒杀楚楚。漪云虽然内心挣扎,仍对楚楚下毒。四郎想要回军营,但无奈皇上不许四郎离京,大郎只能让四郎回去。四郎十分失落,恰遇明姬,四郎便约明姬钓鱼。明姬大胆对四郎表白,四郎却装聋作哑不予理会。潘仁美得到辽国密探所用金箭,幷连同赵文德侮蔑四郎通敌卖国杀人灭口。紧要关头,明姬突然出面解围。四郎得知明姬是辽国公主,大吃一惊。潘仁美只得主动请罪,太宗则对四郎褒奖有加。幷将赵文德交给杨家处置。众郎正在为四郎兴高采烈,六郎突然告知大家城门口出事了。众人赶到城门口,众百姓向杨业请愿,要杀辽国公主。赛花对百姓讲理,说明杀辽国公主幷不能解决问题。不料却激起民愤,纷纷指责杨家通敌。此时明姬忽然出现,众郎哗然。漪云夺剑刺杀明姬,明姬重伤晕倒,被带回天波府疗伤。五郎让漪云对明姬认错,漪云慷慨陈辞不肯退让。但私下漪云却与明姬互递眼神。第十五集明德告诉辽王潘仁美陷害杨家失败。辽主让明德抓住潘仁美的把柄,以后可以再加利用。漪云悄悄探望明姬,责怪自己下手过重。明姬则表示无所谓,但要漪云抛弃私仇配合行动。语嫣回到京城,却听到三郎和七郎说四郎与明姬在一起,心中失落。语嫣潜入天波府,恰巧看见四郎与明姬相拥,语嫣心如刀绞。六郎与郡主关系日密。楚楚身体日渐恶化,晕倒。三郎与七郎照顾楚楚,三人关系尴尬。潘豹对四郎心存不满,要找四郎算帐。路上正巧遇到语嫣,潘豹心疼不已。语嫣告诉潘豹明德已知翠儿替嫁一事,让潘豹通知仁美早做打算。潘豹迁怒于杨家,要找四郎为语嫣讨公道。潘豹带四郎去见语嫣,四郎十分意外。语嫣告诉四郎自己已经嫁人,而且日子过的很好。四郎不信,潘豹则把一切责任都迁怒于四郎,将四郎赶走。四郎在门口不舍离去,语嫣心存不忍,求潘豹让两人相见。语嫣对四郎提出分手,四郎不愿意,要向语嫣解释语嫣却不肯听。漪云替楚楚向明姬求情,明姬断然拒绝。明姬找不到四郎,却遇见赛花。明姬言语中表示对四郎有意,赛花不由担心。四郎告诉明姬语嫣已经回到京城,幷责问为何情况与明姬所说不符,明姬借口敷衍。楚楚病重,杨洪误以为楚楚喜欢三郎,便求大郎帮忙提亲。大郎对赛花说明一切,赛花欣然应允。三郎满心欢喜告诉七郎,七郎暗自神伤。三郎对楚楚信誓旦旦会善待于她,楚楚心里却是痛苦万分。第十六集潘豹要带语嫣回家,却被家丁阻止。明姬找到语嫣,要求语嫣放弃四郎,语嫣答应考虑。七郎独自生着闷气,找六郎练枪,六郎不明就里心生疑惑。三郎去送请贴,杨洪让七郎帮着试婚衣,七郎心中不是滋味。楚楚见到七郎心乱吐血,众人颇为担心。三郎对楚楚关怀备至,七郎内心倍受煎熬。六郎问七郎是否对楚楚有意,七郎矢口否认,但要带楚楚完成心事。七郎带楚楚去荷花池放灯,楚楚对七郎表明心意,七郎觉得愧对楚楚。三郎、六郎、七郎看见潘豹欺凌毛小英,与潘豹打斗。七郎为救三郎身中潘豹毒箭。为救七郎,赛花要广发英雄帖求解药。而众郎却直闯潘府,想要直接问潘豹逼讨解药。潘豹仗着潘仁美撑腰不肯交出解药,众郎无功而返。赛花责怪众郎太过冲动,但也一筹莫展。此时有人前来说能替七郎解毒。但是解毒唯一的办法却是要用嘴吸毒。众郎抢着要为七郎吸毒,七郎却以自尽要挟,不愿众郎涉险。明姬对四郎旧事重提,四郎断然拒绝。正巧看见语嫣,四郎追去。语嫣要将玉佩还给四郎,坚持要与四郎分手。四郎十分伤心,明姬却在一侧暗笑。明姬假意劝架,却故意缠住四郎,语嫣安然离去。四郎追不到语嫣,却被明姬强吻。明姬让漪云配制解药给楚楚和七郎,想要用解药控制杨家。漪云却还在犹豫是否盖给楚楚解药。楚楚得知七郎中毒,不顾一切为七郎吸毒。三郎目睹,明白了一切。第十七集楚楚为七郎吸毒,三郎明白了一切。赛花告诉三郎,楚楚因祸得福,身上的毒已经解了。现在她和七郎都没事了。漪云和明姬在厨房往汤中下解药。赛花来到,明姬装作做菜讨好赛花,言语中再次表明对四郎之意,却被赛花婉拒。四郎再度找到语嫣,把心意对语嫣和盘托出,表明除了语嫣谁都不爱。语嫣大受感动,两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。明姬讨好四郎,四郎坚决拒绝,幷要求明姬离开杨家。明姬心中不甘,对四郎表明心意,四郎却置若罔闻。漪云发现明姬生气,明姬让漪云好好留在杨家,自己会离开。临走之时,明姬告诉四郎自己绝不放弃。三郎为自己与七郎之事心事重重借酒浇愁,毛小英十分担心。三郎酒醉路遇潘豹,与潘豹大打出手。潘豹不敌险些丧命,幸好危难之时有人暗中相救,潘豹才侥幸脱险。小英送三郎回家。赛花告诉七郎楚楚为其吸毒,七郎大惊询问楚楚近况。赛花告诉七郎楚楚身体无恙,七郎不信。楚楚现身,七郎大为感动,对楚楚表白,楚楚心中很是高兴。七郎又向楚楚求婚,但由于太过激动又连连吐血。赛花告诉四郎其实七郎已经时日不多了,楚楚无意听见,心神大乱。潘豹败给三郎心中不爽,喝得大醉,又得知楚楚为七郎吸毒,心中更是不爽。楚楚突然出现,向潘豹讨要解药。潘豹借酒洒疯,将楚楚奸污。楚楚将解药交给赛花,但却隐瞒了真相。楚楚回想起潘豹对自己的暴行,无颜见七郎,只能借洗澡发泄。楚楚决定留书出走,离开杨家。第十八集潘豹求楚楚跟他走,楚楚犹豫不绝,但又心中矛盾。这时候被七郎看见,心生狐疑。七郎与潘豹大打出手,楚楚劝解不成只能独自离开。楚楚回到天波府又拿自己出气,被赛花发现。赛花、漪云和杨洪得知楚楚被潘豹奸污。杨洪大怒要找潘豹算帐,被赛花拦下。赛花表示此事是因七郎而起,杨家一定会给楚楚一个交代,幷让楚楚留下和七郎完成婚事。七郎得知婚事提前,十分高兴。赛花却有些担心。七郎让四郎趁婚礼带语嫣到天波府和二老相见,四郎十分激动。婚礼当天,楚楚忧心忡忡,漪云和赛花劝楚楚宽心。四郎带着语嫣来到杨家,语嫣十分紧张,赛花对语嫣十分关心。七郎正在高兴,却被赛花叫出来。赛花正想告诉七郎真像,此时潘豹带人来到天波府门外要迎娶楚楚。潘豹告诉众人楚楚已经是自己的人,七郎倍受打击,楚楚也觉得无地自容。楚楚含恨而走,七郎紧追而出。楚楚跑到城楼上,虽然七郎哭劝,楚楚却已经心灰意冷终究跳楼自尽。七郎抱着楚楚的伤痛欲绝。语嫣在四郎的陪伴下前去给楚楚上香,却被杨洪哄走。赛花对语嫣好言相慰,语嫣颇为感动。可此时六郎告诉赛花三郎和七郎不见了。赛花心知不好却不知该到哪里去找两人,语嫣说自己知道。潘豹正喝着闷酒,三郎和七郎找上门去要为楚楚报仇。潘豹讥笑七郎不配娶楚楚,幷一再用言语相激。七郎几近抓狂,对潘豹大打出手,却又奈何不了潘豹。三郎出手相助,两人合力讲潘豹打伤。潘豹手下抓住七郎,三郎想要救人却被潘豹偷袭打伤。潘豹将三郎扔下酒楼。四郎和语嫣恰时赶到,四郎出手接住三郎,自己却受伤。潘豹奚落七郎,语嫣想要解围,双方却都不领情。四郎要潘豹放人,潘豹却恶语相加。三郎醒来,要与潘豹拼命。语嫣趁机放开七郎。七郎却不领情。语嫣与四郎两面为难。潘豹却得寸进尺。七郎终于抱着潘豹摔下酒楼,潘豹毙命。潘仁美看着潘豹的尸体,伤心欲绝怒火中烧。第十九集杨业得知,要带众子前去潘府请罪。赛花不同意,让杨业用御赐招降信度过难关。但杨业认为做事要无愧于心,不能因此无视法纪,不能做不负责的懦夫。三郎四郎慷慨应允。赛花仍是担心,却也无奈。七郎要替三郎四郎去领罪,二人不肯。赛花要三郎四郎连夜逃走,也被两人拒绝。赛花苦苦相劝,二人心意已决,为了不让杨业怪罪赛花,坚决不走。赛花无奈。而杨业也早已料到赛花会有此招,也知道二子绝不会走。赛花说杨业虽然是个好将军,却不是个好父亲。潘仁美为潘豹梳发整装,语嫣还想为杨家说情,潘仁美不听。杨业押子上朝,赛花心焦,想到找柴王和八贤王帮忙救人。皇帝判三郎四郎斩刑,由潘仁美监斩。而明姬也已经得知四郎出事,匆匆赶去。刑场上,杨业与二子诀别。一旁小英想要救人,却被春兰阻止。潘仁美刚要下令行刑,语嫣赶到。语嫣求潘仁美手下留情,潘仁美不听,语嫣只能动手劫囚。但三郎和四郎却不愿拖累他人,不愿离去。潘仁美又要行刑,此时六郎带着柴王与八贤王赶到。柴王和八贤王用免死金牌救下三郎和四郎。明姬赶到刑场,却已无人,但得知四郎已经获救,心中不免悲喜交加。柴王与八贤王在皇帝面前说明真相为三朗四郎平反,皇帝免去二人死罪,但仍将二人收押天牢。潘仁美心中不服,但在皇帝面前也是无可奈何。回到潘府,潘仁美越想越气,派人去天牢暗杀三郎四郎。柴王与六郎听到风声,六郎连忙带着五郎七郎前去保护三郎和四郎。明姬发现三人行踪,心中怀疑尾随而去。天牢中,语嫣欲与四郎分手,四郎虽不情愿但也只能无奈答应。三郎觉得似乎情况有些异常,但四郎却没有放在心上。语嫣离开,杀手正要刺杀三郎和四郎,六郎等人及时赶到打退杀手。杀手放火烧牢房。五郎劈开牢门要救三郎四郎走,但三郎四郎认为这是潘仁美的圈套,不愿离开。眼看留在牢内必死无疑,五郎等只能硬将两人带走。众郎刚走出牢房,天牢突然爆炸,众郎幸免于难。守兵大叫有人越狱,此时语嫣出现将众郎带走。明姬也帮忙引开守兵,但众郎却未看见明姬。柴王与八贤王赶去天牢,途中发现杀手。柴王怀疑可能杀手与潘仁美有关。赶到天牢,二王发现潘仁美早已到达。柴王借杀手的铜锤恫吓潘仁美,逼潘仁美不告众郎劫狱之罪。七郎让三郎和四郎火速离开京城,三郎不肯,五郎和六郎又苦苦相劝。四郎觉得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。四郎要语嫣与他们一起走,语嫣拒绝。第二十集五郎六郎七郎回到天波府,担心官兵前来捉拿自己。但三人心怀坦荡,毫不回避。于是兄弟通宵长谈开怀畅饮。清晨三人酒醒,听见敲门声,以为官兵已到。没想到竟是郡主。郡主告诉七郎柴王已经逼潘仁美不告他们劫狱,但是仍要找到三郎和四郎。三郎四郎误入野店被迷倒,语嫣出手救走四郎。三郎却落入春兰手中。三郎醒来已经身在飞沙寨,打听四郎下落得知被人劫走,以为小英不是好人。四郎醒来看见语嫣,打听三郎下落。语嫣述说大概之后离开。四郎见语嫣仍不能原谅自己,不免心中酸楚。三郎打坐逼毒,小英却笑说他是白费功夫。三郎表示黑白不两立。而小英也明确表示抓三郎是要让他做自己的压寨相公。三郎大怒不允。四郎和语嫣夜探黑店想要救三郎,无奈未果。三郎想到七郎曾经对自己所说对付女人的办法,想要灌醉小英逃走。不料却被小英识破,反将其捉弄。三郎为了让小英带自己去找四郎,只得发誓不再逃跑。七郎想念楚楚成痴,精神萎靡不振。六郎带七郎出去散心,却遇见恶霸。七郎想起潘豹想要教训恶霸,被六郎阻止。六郎与七郎谈心被杨业听见,杨业教育七郎要振作,应该长大了。七郎颇有所得。潘仁美在皇帝面前恶人先告状,告三郎四郎越狱之罪。五郎也早有预感潘仁美不会就此善罢甘休,担心漪云留在杨家会受连累,于是让漪云离开。漪云误解,伤心离开。五郎误以为漪云跳水自杀,慌忙寻找。两人深情相拥。随后漪云却接到辽国特使命令,催促其趁杨家混乱之时伺机下手。漪云心中矛盾。潘妃跪在殿外泣泪成血,太宗心软无奈下旨将杨家所有人软禁于天波府内。三郎和小英来到黑店等四郎,四郎没等到,三郎却从小英口中得知救走四郎的是语嫣。小英要三郎陪她去游山玩水,三郎不愿但因为发过誓只能无奈答应。途中小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三郎开始对小英另眼相看。语嫣和四郎也在一路寻找三郎。四郎不想连累语嫣让她走,语嫣一怒之下策马狂奔,不慎撞到树枝落马受伤。四郎照顾语嫣却被一路找来的明姬发现。四郎离开后,明姬突然出手攻击语嫣。

┆生來ɡυ戾┆:

刘子岸以前在301研究所做水电工,后来嫌工作不体面,找了一家4s店卖汽车,最近因为业绩不好被老板炒了鱿鱼,目前他一个人住在单身宿舍里。第二天,当叶晗和洪少秋等人刚刚来到刘子岸的宿舍门口,就听到背后一声闷响,回头一看,洪少秋发现正是刘子岸坠楼了,他连忙让江源打电话叫救护车并通知警察,之后,他和叶晗上了七楼刘子岸的宿舍。在整洁干净的宿舍里,两人一进门就发现了一封机打的遗书,之后,洪少秋又发现了疑点,据他的了解,刘子岸是个懒散的人,极不爱干净,而房间的整洁程度则说明了,这里一定还住着另外的一个人。叶晗则随后在冰箱里发现了过期的纤体式酸奶,而这种东西是女人喝的,综合以上情况,洪少秋推断出,和这个刘子岸同住的应该是他的女朋友。随后,这个消息被刘进证实了,他说刘子岸之前曾经向他要过钱,称要拿去买房结婚,他为此还后悔不及,恨自己没有砸锅卖铁给他凑齐那几十万。